您的位置 首页 分析心得

通过鞅论谈足彩控手和资金管理

有段时间没有写像是资金管理这样的心得文章了,今天就从一个大家可能偏陌生的名词入手,谈一谈足彩投注的控手问题,以及背后老生常谈的资金管理法门。有些朋友可能不太喜欢看长文章,尤其是这种不涉及具体联赛、具体某场比赛的足彩文章,甚至于都不算是分享盘赔技巧等干货类的文章,所以我第二段会先写一点总结性质的内容。

其实网上有太多的人讨论过足彩控手和资金管理,仔细想来,无非讨论或者说纠结的最关键的两个点就是时间和数量。什么是时间?当然是玩足彩的时间,那什么是数量?说白了也只有指玩足彩的次数,你说讨论那么多控手的必要性,以及资金管理要如何做才是对的,本质上不就是在讨论把有限的投注次数如何均摊到整个足彩生涯上。举个例子,你一个周末,全天都在不断投注,各种联赛来者不拒,大到五大联赛和洲际杯赛,小到名不见经传的小国野鸡赛,两天下来直接输了100万,你说我已经心灰意冷,就差想要放弃生命了,从此过后再也不碰足彩,相当于给自己的足彩生涯判了死刑。但是旁边的人提醒说其实一开始就应该学会控手,那么假设时光能倒流,会发生什么呢?我100万不再只玩这一个周末,而是开始控手,一年到头我才输1万,这样100万够我玩一辈子。我举这个例子虽然极端,但想说明白的是,控手可能只是为了让你原本要输的钱延长了发生的时间而已。

明白的人都会算账,两天输100万和十年输100万,对于心理的影响是截然不同的,但结果可能是类似的。俗话说长痛不如短痛,问题在于你能否扛得住这剧烈的短痛。这些都是控手会造成但同时也无法解决的问题,这时候也到了资金管理出场的时候,我将要祭出本文探讨的核心名词——鞅论。

鞅论算是一个数学名词,跟经济学有点挂钩,鞅这个字指的是一个随机序列的一种收敛方式,说人话便是一种趋势的分析,趋势是一种对未来的展望,而足彩就是一种非常典型的未来期望事件,因为你不可能提前知道比赛的结果,只能预测。想必大家都知道倍投法了吧,足球财富上也有很多文章聊过这个投注方法了,我没去统计过各家的结论,不过不出意外应该都不会建议大家这样玩,为什么?因为倍投法就是一种典型的鞅论。人类这个物种在经济活动中总体表现为风险损失厌恶偏向,也就是不喜欢可能会亏损的感觉,比如说一种游戏,当拿到一定量的收益后,如果继续进行有概率损失全部收益,也有概率获得更高收益时,人类往往偏向于结束游戏,保留当下盈利的部分。当然倍投法算是一种非常极端的负面鞅论,正常的玩家可能更倾向于赢了钱下次减少投注额以保住原有的收益,而输了钱则投入等量甚至翻倍的金额企图弥补损失。但里面的问题在于,亏损后的加大投入极有可能触及承受能力,也就是必须拿无限多的本钱来保证万无一失。但这显然是矛盾的,已经有了无限多的本金又何必需要玩有风险的收益游戏。

所以后来出现了在知晓人类的劣根性后反其道而行之的正面鞅论。也即强行变成收益厌恶偏向,当盈利后保持相同的投注比例,其实就是扩大了投注金额的绝对值,而当亏损时还是保持比例甚至改小比例,其实就是缩小了绝对值。这样的好处在于,相比较前一种我可能触及到无法承受的翻本投注,这种永远也不会亏完全部的钱。很多投注方法其实就是这种正面鞅论的变形,比如经典的凯利公式。确实,从理论上来说,只要能保证比例可以永远无限细分下去,肯定有那么一个时间段能让盈利的规模达到一个空前的高度,这个高度就好比于负面鞅论下的空前高的翻本金额。

但正如我第二段讲的那样,如果控手算是一种变相的以时间换投注的次数(整个足彩生涯),那么资金管理何尝不是以空间来换取投注的次数。一个显而易见的麻烦就是,当相同比例的下一次投注无限细分下去,分到后来小于2元1元怎么办?庄家都不可能让你下注2元的百分之多少,这是无稽之谈。这里的关键恐怕还在于胜率,如果你的胜率永远上不来,那么你的下一次比例细分必然更加彻底,是的,小数点确实可以无限的数下去,哪怕百万分之一,然而100万的百万分之一只剩下1元,当本金被稀释的绝对值过于小的时候,跟负面鞅论里超过翻本金额又有什么本质差别呢?

所以说大道至简,不论是控手还是资金管理,本质上都是在让可能的“投注一败涂地”缓慢的、甚至让你心理足够能承受的时间跨度内发生。不过,这也许未尝不是一件好事,学会控手,学会资金管理,如果能细水长流,如果能让你对足球比赛再次抱有期待,也许就是它们存在的价值。

关于作者: bsk888

热门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